厉害了,我的钢!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1-29 10:52:55

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

记者 周军 通讯员 高洋洋


 近日,一篇文章引爆了微信朋友圈(传送门:,,网友们纷纷留言:“厉害了,我的钢!”该文中,用于纽约韦拉札诺海峡大桥翻新工程的1.5万吨桥梁用钢板,正是来自中国的鞍山钢铁集团公司。


 其实,除了这则消息外,连日来,鞍钢桥梁钢已经频频上“头条”,包括成为港珠澳大桥的“主心骨”、架起中国首座高寒地区公铁两用桥……一时间,鞍钢桥梁钢成为行业和媒体的关注焦点。半个世纪以来,鞍钢桥梁钢是如何支撑中国一步步迈向桥梁强国的?在钢铁市场产能严重过剩的形势下,鞍钢桥梁钢何以能异军突起?近日,《中国冶金报》、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带着这些疑问,走进鞍钢集团一探究竟。


“争气钢”的光荣岁月

我国桥梁钢经历了从国外进口到国产化的艰辛历程。南京长江大桥之前,中国尚没有自己的桥梁钢。1968年建成的、荣获国家科学进步奖特等奖的南京长江大桥,是长江上第一座由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双层式铁路、公路两用桥梁,国人称之为“争气桥”。由于当时中苏关系紧张,主桥结构钢梁用钢全部由鞍钢紧急研制生产。钢梁总重31581吨,均用鞍钢研制生产的16Mnq低合金高强度钢制造。因强力支持了这座“争气桥”的建设,那时鞍钢的桥梁钢有了另一个名字——“争气钢”。


  南京长江大桥用上鞍钢自主研发的“争气钢”后,我国相继研发出Q370、Q420、Q500桥梁钢,我国所建大桥开始大规模使用国产桥梁钢。1987年,,要求九江长江大桥的质量百分之百地合格,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。他们考虑再三,还是觉得鞍钢的钢板可靠,故专程到鞍钢求援。九江长江大桥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长江上规模最大的公铁两用桥梁,是南京长江大桥之后我国建桥史上又一个新的里程碑。最终,九江长江大桥的建设者用鞍钢提供的近3万吨15MnVNq低合金桥梁板和桥梁型钢,架成了孔跨为216米的桥梁,达到了世界水平,我国第二代桥梁用钢由此诞生。


桥梁强国的强力支撑

作为中国从桥梁大国走向桥梁强国的里程碑之作,今年国庆节前贯通的港珠澳大桥被业界誉为桥梁界的“珠穆朗玛峰”。在这座备受瞩目的大桥的建设过程中,由鞍钢自主研发生产的17万吨桥梁钢全部成功应用于大桥主体,“鞍钢制造”成为港珠澳大桥的“主心骨”。

 在世界桥梁业流行着这样一句话:世界桥梁建设20世纪70年代以前看欧美,20世纪90年代看日本,。进入新世纪,鞍钢成功在国内率先开发了系列高性能桥梁用钢,瞄准“国字号”工程,进军国内桥梁钢市场,相继中标全球最长的跨海大桥——港珠澳大桥、我国高寒地区首座现代化公铁两用桥——哈尔滨滨北线松花江公铁两用桥、创造三项“全球第一”的沪通长江大桥,以及虎门二桥、芜湖长江公路二桥、鸭绿江桥等重点项目。

 骄人的成绩离不开领先的产品。鞍钢努力站在技术的制高点,在国内桥梁钢升级换代的过程中接连打了几个“头炮”。

 2006年4月份,鞍钢在国内率先采用新工艺技术,研制生产Q420qE级别的新一代高性能超低碳贝氏体桥梁钢,并成功应用在世界最长的拱桥——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,开创了超低碳贝氏体钢在国内桥梁建造领域应用的先河,中国第五代桥梁钢就此诞生。

 2015年,鞍钢桥梁钢中标世界首座跨度超千米,目前世界使用桥梁钢级别、牌号和规格最多的桥梁工程——沪通长江大桥。随着这个创造多项“全球第一”的大桥开工建设,鞍钢成为沪通长江大桥Q500qE第一家批量供货的钢厂,中国第六代高性能桥梁钢板Q500qE应运而生。


 “沪通长江大桥是国家的一项重点工程,也是当时铁总的‘一号’重点科研项目。”一名鞍钢桥梁钢产销研团队成员回忆说。团队的营销人员及时到沪通长江大桥项目指挥部和项目分包方走访,第一时间推介鞍钢桥梁钢,最终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和专业的商务技巧击败多家竞争对手,顺利中标。为解决Q370qE和Q420qE成分调节空间小、屈强比指标低、横纵向检验严苛、交货期紧、试制周期短等难题,鞍钢股份产品发展部组织产销研人员多次召开生产协调会,对钢板生产进行了周密、详细安排。在团队的密切配合下,鞍钢仅用18天就生产出用户急需的180吨焊接评定钢板,得到了用户的充分肯定。

 统计显示,最近10年间,鞍钢桥梁钢在国内外桥梁项目中累计中标60余万吨,生产方式从轧制态、正火到TMCP(热机械控制工艺),屈服强度级别从345兆帕到500兆帕,功能从高韧性、易焊接到耐大气腐蚀,执行标准从国标到美标、欧标等,实现了桥梁钢品种、规格的全覆盖。


连通世界的可靠栋梁

  “鞍钢太棒了!今后我们还要继续合作,优先采用鞍钢桥梁钢。”在为美国阿拉斯加塔纳纳西河铁路桥供货后,美国KIEWIP桥梁工程公司项目经理鲍勃先生打来越洋电话,向鞍钢表达了感谢之意。2012年,鞍钢桥梁钢进军美洲,中标塔纳纳西河铁路桥,美方对鞍钢桥梁钢产品的优异质量深感信服,鞍钢耐候桥梁钢首次走出国门获得成功。

“一个月!太快了,鞍钢太快了!”2014年为挪威halogaland悬索桥供货时,鞍钢仅用一个月便完成了钢板认证和7000余吨钢板供货。对此,外方业主惊叹不已。

 2016年,鞍钢独家中标莫桑比克马普托—卡滕贝海峡大桥钢箱梁钢板全部合同。该桥全长3000米,主跨680米,被称为非洲大陆跨度最大的悬索桥。

 据介绍,2010年以来,鞍钢桥梁钢远涉重洋,用在美国阿拉斯加塔纳纳西河铁路桥和纽约韦拉扎诺海峡大桥、塞尔维亚萨瓦大桥、德国瓦德努大桥、埃塞俄比亚大桥、丹麦渡桥,以及坦桑尼亚、挪威、莫桑比克等国外重点桥梁工程上。

 对于《纽约修桥被迫用中国钢铁,遭全民抵制,政府说出原因后大家都沉默了……》的报道,鞍钢桥梁钢产销研团队向《中国冶金报》、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回顾了该项目的前因后果——

 事情要追溯到2014年。纽约韦拉扎诺海峡大桥是美国最大的悬索桥。当时正值大桥翻修,美国纽约相关单位开始对外招标,鞍钢桥梁钢一举拿下该工程所有桥梁钢板的供应合同,约1.5万吨。

 美国桥改造为什么会使用中国的桥梁钢板?其实在此之前,鞍钢已经为靠近北极圈的塔纳纳西河铁路桥工程供货,供货钢种为免涂装应用的高性能耐候桥梁钢。桥梁建成后,美方自行在多个部位切取了100多组试样在美国国内权威检测单位进行力学性能检验,结果全部合格。这个检验结果令美方十分惊喜,也令他们对鞍钢桥梁钢板产品的优异质量十分信服。


因这两个项目为同一家业主,所以在这次竞标时,美方对鞍钢的钢板信心十足。同时,为谨慎起见,美方派来了包括业主、监理及相关技术专家组成的8人考察团队来到鞍钢股份鲅鱼圈分公司5500毫米宽厚板生产线,进行全面的生产现场考察和详细的技术质询,以判定鞍钢钢板质量和工期的保证能力。回国后,美方特意给鞍钢发来邮件,要求鞍钢进一步说明桥梁钢生产技术情况和应用业绩等。经过一系列的努力,最终美方一致同意使用中国的桥梁钢板,鞍钢胜利中标。

 面对近乎苛刻的技术要求,鞍钢桥梁钢产销研团队成立攻关组,在设计中充分考虑美方对钢板性能、焊接工艺和焊缝质量的高标准要求,采用正交试验法设计出一套高强度、高韧性且焊接性能优良的工艺标准,生产人员与技术人员密切配合,反复调试轧制工艺,不断优化钢种的合金成分和工艺路径,仅用一周时间就顺利实现供货。

但是,没多久就传来消息,美国人“愤怒”了,前文提到的那篇报道就此诞生。,鞍钢桥梁钢产销研团队不卑不亢,以过硬的产品质量和专业的服务技术从容应对一切考验。

  在采访的最后,团队成员向《中国冶金报》、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展示了这样一组数据:10多年来,我国钢结构桥梁发展很快,但钢桥所占的比例仍然很低。在我国兴建的桥梁中,钢结构桥梁只占不到1%,而国外发达国家钢桥占比相当高,如美国为35%,日本为41%,法国甚至达到了85%。如果我国钢桥占比提高到10%,年增加用钢量就可达836万吨……有这样的数据背景做支撑,鞍钢桥梁钢正朝着助力建设钢铁强国、桥梁强国的目标坚实迈进。



 了解更多鞍钢“造”桥故事

识别下面的二维码 




广告热线:010-64438771

新闻热线:010-64442120

发行热线:010-64442123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