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钢的琴》——一部浪漫主义喜剧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8-27 13:54:37


一个手风琴手陈桂林,老婆要跟他离婚,跟了一个有钱的卖假药的人走了,他的闺女小元喜欢弹钢琴,说离婚之前谁给她买钢琴她就跟谁过。


他为了争口气,找了一帮兄弟,卖猪肉的,赋闲在家的二姐夫和兄弟王抗美,忽悠他们喝酒壮胆去偷学校的钢琴,没偷成功被警卫逮着了。


他在家用硬纸壳花了黑白键让闺女默默练习,却被前妻嘲讽误人子弟。


陈桂林心生一计,忽悠众兄弟来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——造一架钢琴。于是他用这浪漫而伟大的事业聚集了一大帮兄弟,除了偷钢琴的那帮人,还找来了技术指导汪工,捣鼓废铁厂的季哥提供场地和材料,还有配钥匙的快手。根据汪工看资料画的图纸,一群人忙活了起来。后来发现造钢琴所需的高级木材无法获得,就索性把木料换成了钢材,准备造一架“钢的琴”。


所以《钢的琴》是真的钢的琴,不是骗人的。


陈桂林呢,他也是靠手艺吃饭的。他组了一个“乐队”,承接各种红白事的商演,在他老婆提出离婚以后,便和“乐队主唱”淑娴慢慢产生了感情。


但是在造钢琴的过程中,他的难兄难弟丧偶的王抗美和淑娴负责团队伙食。王抗美比较会讲笑话,经常逗乐淑娴,所以日久便擦出了火花。(哇,日久生情也不是骗人的。)


被陈桂林逮着后,逮着王抗美捶了一顿。正好季哥遭到警察的传唤,说是犯了点事,季哥走之前把钢琴骨架的模子做好,陈桂林心情有点复杂,宣布团队解散,钢琴不做了。



汪工除了负责造钢琴的技术指导以外,还琢磨着保护厂子里的两根烟囱,毕竟是几十年的回忆,可烟囱最终还是没能保下来。烟囱爆破的那一天,陈桂林给围观爆破的大伙发了烟,还给王抗美点了火。


陈桂林最终还是想明白了,放手了老婆,放手了闺女,放开了自己,留住了淑娴。



在闺女即将被前妻接走的那一天,他们一伙人把钢的琴组装好了,让闺女弹了一曲,终于弹上了能发声的琴。




说实话,我觉得陈桂林是一个挺失败的人。老婆跟别人跑了,为了想留着闺女就去赌气弄一架钢琴,偷不来就造。


虽然造钢琴这种行为很热血,感觉是“浓浓的父爱”。但是他是自私的,他为了占据女儿才这么强烈地想造一架钢琴。他还没跟老婆离婚就占据了淑娴,让淑娴陪着她搞这么多事情(偷钢琴放风买钢琴借钱造钢琴做饭),却又不能给淑娴一个名分和承诺,他对淑娴也是自私的。


当他最后真心放开女儿的时候,放下那片占有心思的时候,钢的琴才是他给女儿的一份礼物,而不是他占据女儿的一个工具。



除此之外,这部电影充斥着各种俄罗斯风情的乐曲,很有感觉,好像回到了中央大街一样。


陈桂林是一个极出色的说客,是真能忽悠。这一群各行各业的社会人,为了帮兄弟争口气不务正业,齐心协力造钢琴,真的是具有浪漫主义色彩。关键是最后还造成了,可以可以,略屌略屌。



除此之外,我觉得爆破的那两个烟囱也是一种暗喻。人们想保护这两个失去价值但是又充斥记忆的烟囱,通过各种方式写联名信反对爆破,但是又无疾而终。陈桂林想留女儿在自己身边,通过偷钢琴借钱卖钢琴找兄弟造钢琴各种手段想留下女儿,但是最后一样是没能成功。


虽然都是没能成功,但不见得结果是坏的。对于破旧的烟囱来说,它失去了它的功能性,失去了存在的意义,而且这么多年了,说不定对周围的居民产生安全威胁,所以爆破烟囱就像拆除了一颗定时炸弹,不见得不好。


而对于陈桂林来说,让女儿弹钢琴是继承自己儿时未圆的梦想,女儿喜欢钢琴可能是一时兴起,他拼尽全力才能为女儿造一台钢琴。可是如果女儿哪一天又心血来潮想要一件别的东西,不想学钢琴了,他是否会同意,是否甘心。所以让女儿跟着经济条件更好的前妻,不见得不好。


钢琴是他的执念,是他儿时未圆的梦想,如果就这么嫁接在女儿身上,不见得能结出什么好果子。就像七堇年在她的新书《无梦之境》里面描述的那个母亲和她的儿子,她因为年轻的时候一些变故而无法学钢琴,心生遗憾,于是省吃俭用给儿子买了一架钢琴天天高强度练习,逼迫他走上自己设计的道路。这种病态控制的爱,终于没能结出什么好果子。儿子和母亲两个人都过得很辛苦,甚至很久一段时间都不联系,但是在书的最后,儿子还是原谅了母亲。


所以释怀是好的,观看爆破的人们释怀了,放下女儿的陈桂林也释怀了,那很好。

发表